Dentons 與大成之間的聯合現在生效。如需了解該事務所目前在全球的運營情況,請訪問 dentons.com。為方便客戶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該事務所在中國的運營信息的人士,本網站將繼續保持公開幾個月。

執行異議中實際施工人與申請執行人之間的博弈——實際施工人能否阻卻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的債權人執行工程款

在建設工程領域,因工程轉包、分包、掛靠的大量存在,加之施工過程中衍生的借貸、買賣、租賃關系等穿插其中,導致建筑市場中的法律關系極為復雜、糾紛的處理較為困難。其中,比較典型的一類案件就是實際施工人(即轉承包人)與被執行人(即轉包人、違法分包人)、業主(協助執行人)以及申請執行人(即債權人)之間的執行異議糾紛。在司法實踐中,通常情況下實際施工人會以其為案涉工程款的所有權人、業主為案涉工程款的付款主體等理由提出執行異議,要求排除法院的強制執行。有些被執行人甚至通過與實際施工人惡意串通或以自編自導虛構實際施工人的方法阻礙執行,對債權人實現債權產生極大的不利影響。因各級法院對此類執行異議的處理存在不同的認識和理解,故而導致司法裁判規則不統一。因此,如何應對實際施工人提起的此類執行異議,對申請執行人(即債權人)能否實現債權尤為重要。在此,筆者根據自身實踐經驗,以近期辦理的一件執行異議復議案件為例,結合筆者進行的大數據檢索和梳理,探討此種情形下債權人應當如何?;ぷ隕砣ㄒ?,有利回擊實際施工人。


 

一、案件摘要


2010年,A公司(即業主、協助執行人)將工程發包給B公司(即承包人、被執行人),B公司于2011年將工程轉包給C某(即實際施工人),現該工程已通過竣工驗收。2014年,B公司向D某借款3000萬元。后因B公司未償還借款,D某于2016年向E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凍結了B公司在A公司的應收工程款3000萬元,隨即啟動訴訟程序并獲得勝訴生效裁判。2017年,D某向E法院申請強制執行,E法院作出裁定并向A公司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限期履行到期債務通知書,要求提取B公司在A公司的應收工程款,但并未實際進行提取。同年,C某起訴B公司要求支付工程款,后經F法院調解確認,B公司欠付C某工程款7190萬元。2018年,C某又以實際施工人身份起訴A公司、B公司,要求A公司在欠付B公司的工程款范圍內承擔連帶支付責任。后F法院判令A公司在4800萬元的欠付范圍內向C某承擔支付責任。隨后,C某申請強制執行,F法院直接劃扣A公司900余萬元。為此,D某提出執行異議,但經F法院審查,D某的執行異議被駁回。隨后,D某提起執行異議復議。                       

 

二、同類案件大數據分析


【檢索條件】

1、案例來源:Alpha案例庫

2、檢索關鍵詞:實際施工人、欠付工程款、執行異議、執行異議復議

3、范圍:全國、重慶

4、檢索時間:2019年9月5日


【檢索結果】

1、裁判文書數量

根據Alpha案例庫統計顯示,截止2019年9月5日,涉及實際施工人提出的執行異議類案件,全國已經作出的裁判文書有2300份,重慶地區有118份。

2、主要爭議焦點

實際施工人享有的工程款請求權能否排除強制執行


 

三、案件研判


 
(一)案涉工程款的歸屬


相關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五條規定:“對案外人的異議,人民法院應當按照下列標準判斷其是否系權利人:……(五)其他財產和權利,有登記的,按照登記機構的登記判斷;無登記的,按照合同等證明財產權屬或者權利人的證據判斷?!?/span>


《建設工程司法解釋一》第二十六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span>


《建設工程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span>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程新文在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關于當前民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中指出,“對于建設工程司法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目前實踐中執行得比較混亂,我特別強調一下,要根據該條第一款規定嚴守合同相對性原則,不能隨意擴大該條第二款規定的適用范圍,只有在欠付勞務分包工程款導致無法支付勞務分包關系中農民工工資時,才可以要求發包人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不能隨意擴大發包人責任范圍?!?/span>


筆者認為,根據債的相對性原則,債權人只能向債務人主張債權。在轉包和違法分包關系中,實際施工人與轉包人、違法分包人之間存在合同關系,轉包人、違法分包人與發包人(即業主)之間存在合同關系。一般情況下,應各自向合同相對方主張債權。但是為了?;そㄖと說娜ㄒ?,司法解釋突破了合同相對性原則,允許實際施工人以業主為被告提起訴訟。


那么根據前述規定的立法本意以及相對性原則,實際施工人索要工程款時首先還是應當向其發包人(即轉包人或違法分包人)主張權利,而不應隨意直接向發包人(即業主)主張。即便實際施工人可以直接起訴發包人(即業主)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承擔責任,也并不能因此改變不同法律關系中工程款的歸屬——即在發包人與轉包人、違法分包人之間,工程款屬于轉包人、違法分包人所有;在實際施工人與轉包人、違法分包人之間,工程款屬于實際施工人所有。對此,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二)理解與適用》中,最高人民法院也認為,“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被追加為第三人后,可以向發包人提出給付建設工程價款的訴訟請求。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既依據其對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享有的建設工程價款給付請求權,也依據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對發包人享有的建設工程價款給付請求權……發包人履行生效裁判所確定的債務后,發包人對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的債務以及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對實際施工人的債務的相應部分消滅……人民法院判決發包人向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后,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另行起訴請求發包人給付建設工程價款的,對人民法院已判決發包人向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部分不再支持?!?簡而言之,就是為了確保農民工收到工資,法律通過強制手段讓發包人將應付轉包人的工程款代付給實際施工人,從而清償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差欠實際施工人的債務。但工程款的歸屬,本質上還是屬于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否則就不存在相應抵消一說。因此,本案中,D某凍結的B公司在A公司的應收工程款,本身屬于B公司所有,而非C某。


裁判案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蘇民終515號、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渝民終374號、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贛民終182號


 
(二)凍結應收工程款的依據和效力


相關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占有的動產、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特定動產及其他財產權?!?/span>


第四條規定:“訴訟前、訴訟中及仲裁中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的,進入執行程序后,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并適用本規定第二十九條關于查封、扣押、凍結期限的規定?!?/span>


《民訴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債務人的財產不能滿足保全請求,但對他人有到期債權的,人民法院可以依債權人的申請裁定該他人不得對本案債務人清償。該他人要求償付的,由人民法院提存財物或者價款?!?/span>


第五百零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執行被執行人對他人的到期債權,可以作出凍結債權的裁定,并通知該他人向申請執行人履行。該他人對到期債權有異議,申請執行人請求對異議部分強制執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利害關系人對到期債權有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處理?!?/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第十三條規定:“依法保全被執行人的未到期債權。對被執行人的未到期債權,執行法院可以依法凍結,待債權到期后參照到期債權予以執行。第三人僅以該債務未到期為由提出異議的,不影響對該債權的保全?!?/span>


綜上,筆者認為,本案中雖然D某對B公司在A公司處的應收工程款采取保全措施時,該應收工程款債權尚未到期,但D某仍然可以請求E法院采取凍結措施。同時,該保全足以產生以下效果:


1、A公司不得向B公司履行(包括主動和被動);

2、B公司不得通過其他方式轉移債權或者使債權減少;

3、假設B公司依據其與A公司之間的合同關系,訴請A公司支付工程款并且勝訴,那么判決內容也應是A公司向B公司支付工程款。該判決也將成為B公司申請強制執行的執行依據。但此時,若B公司申請強制執行,該凍結可以阻卻執行,執行法院不得扣劃A公司的款項。

4、該保全轉為執行程序的凍結措施后,如果A公司對該到期債權無異議,執行法院可以裁定并通知其向D某履行,法院可以強制執行;如果該債權已經由生效裁判確認,若A公司沒有合理的理由,法院也可以強制執行。


 
(三)到期債權的執行


相關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 第四條規定:“訴訟前、訴訟中及仲裁中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的,進入執行程序后,自動轉為執行中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并適用本規定第二十九條關于查封、扣押、凍結期限的規定?!?/span>


《民訴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債務人的財產不能滿足保全請求,但對他人有到期債權的,人民法院可以依債權人的申請裁定該他人不得對本案債務人清償。該他人要求償付的,由人民法院提存財物或者價款?!?/span>


第五百零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執行被執行人對他人的到期債權,可以作出凍結債權的裁定,并通知該他人向申請執行人履行。該他人對到期債權有異議,申請執行人請求對異議部分強制執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利害關系人對到期債權有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處理?!?/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制裁規避執行行為的若干意見》第十三條規定:“依法保全被執行人的未到期債權。對被執行人的未到期債權,執行法院可以依法凍結,待債權到期后參照到期債權予以執行。第三人僅以該債務未到期為由提出異議的,不影響對該債權的保全?!?/span>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工作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一)》“四、(二)如何執行被執行人對他人的到期債權?在執行到期債權時,人民法院可以作出凍結債權的裁定,并向該他人送達限期向申請執行人履行債務的通知書,做好執行筆錄,告知其相關訴訟權利和義務。該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無正當理由未提出異議,期限屆滿后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該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對到期債權部分有異議的,申請執行人請求對異議部分強制執行,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對具有強制執行力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到期債權,該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無正當理由予以否認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該他人未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內提出異議又不未向申請執行人履行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強制執行該他人的財產。該他人在人民法院執行之后可以另行向被執行人主張權利。該他人之外的案外人對執行到期債權標的有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進行審查;利害關系人對執行到期債權的執行行為有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進行審查?!?/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真貫徹實施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有關規定的通知》【法〔2017〕369號】規定:“三、被執行人的債權作為其財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其債務的一般擔保,不能豁免執行?!雜詿握袢嗽詵ǘㄆ諳弈諤岢鲆煲櫚?,除到期債權系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外,人民法院對提出的異議不予審查,即應停止對次債務人的執行,債權人可以另行提起代位權訴訟主張權利。對于其他利害關系人提出的異議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相應程序予以處理?!?/span>


根據前述法律、司法解釋等規定,筆者認為,本案中,在C某起訴A、B公司索要工程款一案中,法院已經作出生效裁判,判令A公司在4800萬的欠付范圍內向C某承擔支付責任。由此表明B公司對A公司享有的工程款債權已經明確,并且該債權系生效裁判所確認。在進入執行程序后,E法院在保全中采取的凍結措施已經轉為執行中的凍結措施。那么待該債權到期后,如果A公司也未提出合理異議,那么E法院可以采取執行措施,執行的標的包括但不限于A公司銀行賬戶中的存款等。


 
(四)此類執行異議中當事人的地位以及執行順位


相關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多份生效法律文書確定金錢給付內容的多個債權人分別對同一被執行人申請執行,各債權人對執行標的物均無擔保物權的,按照執行法院采取執行措施的先后順序受償?!?/span>


《民訴法解釋》第五百一十六條也規定:“當事人不同意移送破產或者被執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產案件的,執行法院就執行變價所得財產,在扣除執行費用及清償優先受償的債權后,對于普通債權,按照財產保全和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先后順序清償?!?/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span>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條規定:“當事人、利害關系人認為執行過程中或者執行保全、先予執行裁定過程中的下列行為違法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進行審查:……(二)執行的期間、順序等應當遵守的法定程序?!?/span>


1
C某和D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債權人


根據前述規定,仔細解讀可知:(1)行使優先受償權的主體僅限于承包人,實際施工人無權主張;(2)優先權的行使建立在工程被折價、拍賣的基礎上。因此,筆者認為,本案C某享有的建設工程款并不適用該優先權的規定。D某與B公司之間的借貸法律關系,C某與B公司之間的轉包法律關系均為一般債權,D某、C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債權人。雖然D某申請凍結和執行的債權與C某主張的A公司欠付工程價款存在一定的關聯,但是此種關聯并不能成為對抗該凍結的債權的理由。


裁判案例: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鄂民再92號、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贛民終182號、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渝民終417號


2
執行順位


從以上規定的立法目的和精神可以看出,之所以規定一般債權按采取執行措施的先后順序受償,一是為了體現“法律不?;ぬ扇ɡ纖醯娜恕鋇木?,促使權利人積極行使權利,并應當給予積極的?;?。因為全靠在先采取保全、執行措施的債權人,債務人的財產才得以固定,后面的債權人才有實現債權的機會;二是為了逼迫在后采取執行措施的債權人申請破產,在破產程序中,各普通債權人就處于同一順序清償。因此,本案中既然D某、C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債權人,而D某采取保全、執行的順序均在先,在B公司沒有進入破產程序的情況下,應當優先清償D某的債權。


裁判案例: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7)渝01執異667號


 
(五)此類執行異議中,實際施工人的先天缺陷


相關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對案外人提出的排除執行異議,人民法院應當審查下列內容:(一)案外人是否系權利人;(二)該權利的合法性與真實性;(三)該權利能否排除執行?!?/span>


第二十五條規定:“對案外人的異議,人民法院應當按照下列標準判斷其是否系權利人:……(五)其他財產和權利,有登記的,按照登記機構的登記判斷;無登記的,按照合同等證明財產權屬或者權利人的證據判斷?!?/span>


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span>


由此可見,由于案涉工程款的所有權并不屬于實際施工人,其對合同相對方享有的工程款請求權也系一般債權,并不足以排除強制執行,故其提起的執行異議沒有法律依據。


裁判案例: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7)渝01執異667號


 
(六)社會影響


筆者認為,設立財產保全制度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證將來生效判決能夠全面、順利地得到執行,從而維護生效判決的嚴肅性和權威性,進而?;ふㄈ說那猩砝?;執行程序的目的也是為了迅速實現債權人經過生效裁判確定的債權,維護生效判決的權威。與此同時,為了兼顧保障執行當事人、利害關系人、案外人在執行程序中的權利,我國又設立了執行異議與復議制度,給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當事人提供了救濟途徑。但是,如果放任實際施工人采取此種方式實現債權,那么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的債權人采取的保全措施和執行措施將會形同虛設。任何一個有意逃避債務的轉包人、違法分包人,都有可能串通實際施工人,甚至虛構實際施工人,通過虛假訴訟的方式轉移債權、逃避債務。屆時,將完全影響法院的執行工作。因此,對于此類執行異議,法院應當嚴格審查。


 

結語:


結合上述法律規定以及裁判案例,筆者認為,在實際施工人提起的此類執行異議中,其不得利用自身作為實際施工人的身份主張其工程款請求權優先于申請執行人的債權,其權益也不足以排除強制執行。